洋羊羊2018

绘子溪:

求约稿T_T,可画同人,爱豆,人设,照片等等,求小天使帮扩,谢谢啦(⑉°з°)-♡

我觉得明年高考作文可能会是DG了,因为放眼望去找不到第二个满足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热门事件了。


连大纲都想好了,什么民族自信文化尊严,加上去年的战狼,再加上中央台的筷子纪录片,最后用点典故,借鉴一下x格很高的句子,比如“有章服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很合适。


我用我的王者荣耀号下赌注。


你嘲笑我看魔道,一说就是你们魔道粉如何如何,我们原耽/动漫圈没你们这种人,小学生吧之类。

听着,贬低另一个人的爱好并不能抬高你的品味,瞧不起别人的人如何让别人看得上你。

一天到晚在网上骂来骂去,积攒你那点卑微的骄傲给谁看啊,真正厉害的人从来不会在无意义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所以,没回复你,不是因为心虚。

而是,你不值得。


懂吗?


在每一个平行世界与你相遇 ——一篇给青曳太太《过耳》的长评

本来想等《过耳》完结时发,不过今天大家都遇到了糟心事,所以希望这篇读后感(?可以帮到太太,也是安慰自己。


首先我要表白一下青曳太太!文好看人又温柔,微博名字也很可爱。在今年九月,我因为微博太乱所以转战乐乎,第一个关注的就是青曳太太,因为过耳实在是太好看了,让人爱不释手。


两人相见很早,相知却很晚。在每个忙碌的白天夜晚,魏无羡照旧日常工作吃喝作死(?),蓝忘机照旧隐忍沉默,一言不发却又矢志不渝地向自己的偶像靠近。


那是他的光。


两人共同录广播剧也好,一起为节目做宣传也罢,甚至是跑到天南海北旅游或者上娱乐真人秀,太太都着力表现出两人的默契。就是默契,不仅仅是动作语言等外在的表现,而且是精神上的高度契合。比如两人的过硬的专业素质,相同的价值观,以及对工作相似的认真敬业。优秀的人总要互相吸引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可是两人又完全保留各自该有的特点。魏无羡撩天撩地的性格,蓝忘机惜字如金的特质。有趣的是虽然魏无羡很能说各种浪话(比如说在录某些内容前一本正经地对蓝忘机说我们做前戏之类)本质却纯情的很,比好多ooc到宇宙边缘而不自知的同人好上太多。而在蓝忘机这方面,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两个在苏州玩时住同一间旅店,而蓝忘机就那样看着魏无羡看了一夜。


有点像羡羡献舍回来的那个戳心的夜晚。


还有文中一些可爱的小细节,比如羡羡意识到自己的心思后像个纠结的青涩少男,叽看到羡羡刻意躲他时的无意识醋意与紧张难过。还有好多好多,举不完了。


除去人物情节,最让人感动的就是这个背景设定了。声优梗找了很久,虽然见过一些但没有一个比过耳更好的了。对于大多数人,声优是一个陌生的职业,远不如明星辨识度高。就连知道的人,也只能说出边大杰大这样知名的声优。我关注的几位声优大大粉丝数量与许多炙手可热的明星数量级都没在一级上,可是我还是想向全世界安利他们。


对于混迹二次元的人来说,他们就是我们的男神女神啊。


另外说说题外话…


耽美也是爱情,优秀的原耽表达的内容不比优秀的言情少。我们拥有爱一个人的能力,这是我们区别于许多动物的基本原因,那为什么又顾忌于那个人的性别。那个作者,我不认识,也没有读过她的作品。虽然她做错了事,但刑法未免太重了些。错不在原耽,而在于赢利。可再如何,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文学作品,不应该一味地无病呻吟或者粉饰太平。只想控制舆论发展可众口悠悠又怎能一一堵上?


太太可以安心一点,你又不用来赢利。笑一个嘛,听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最后,感谢太太给我的这个故事,让他们在每个平行世界相遇相依。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青曳


去看一眼墨香新微博

大家别在b站上给魔道应援啊…墨香说止步64强有新番外…我们圈地自萌好了…乱七八糟的事别去参与了…我不希望我喜欢的东西被不了解的人肆意毁谤

隐杉杉杉:

涂涂
不出意外cp23印色纸,miu钱的话印p2的方卡或者便签?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16 (完)

泠依惜: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中秋快乐!


今天也!不!会!被!屏!蔽!




======




在船上待到第三个小时的时候魏无羡开始后悔,为什么坚持要“体验生活”,没听蓝忘机的话坐直达飞机——甚至,为什么不过是酒吧的姑娘多了一句嘴,他就如此随意地决定了度假的地点。


船上的商务座舱十分舒适,前方视野很好,玻璃窗外洒着晨光的海面美得醉人,但最开始的兴奋劲儿过去了,疲倦的感觉反倒逐渐涌上来。


早起向来是魏无羡的天敌。昨天本来就睡得晚,今天不到5点就被蓝忘机从酒店床上拉起来,穿衣洗漱吃早饭,直到抵达港口上了游轮,魏无羡的眼睛都一直是半闭不睁的。晨曦下的蔚蓝海景让他短暂地惊艳了一会儿,可是摇晃的船体本身就像是一个大摇篮,没过多会儿,就又支撑不住了。


蓝忘机索性跟工作人员打过招呼,扶着魏无羡打算船上的休息室。离开时旁边人家的一对双胞胎姐弟拿着奇形怪状的玩具嘻嘻哈哈地从他俩身边跑过,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不知怎么的突然来了精神,从蓝忘机胳膊下挣出去,跑去找那两个小孩了。不一会儿回来时,手上已经拿了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从小孩儿那里骗来的玩具,得意洋洋地跟蓝忘机炫耀:“蓝湛,你快看这个好不好玩!”


蓝忘机“嗯”了一声,伸手接了过去。


魏无羡打了个哈欠,继续道:“蓝湛,我发现了。咱们真不该来这儿,舟车劳顿的,就为了看个什么……嗯,虽说新婚夫妻吧没有一起旅行过那就太可惜了,但也有很多别的地方可以选择不是嘛。”


蓝忘机在他提到“新婚夫妻”四个字时抬头看了他一眼,见魏无羡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便没有多说什么,只问:“比如?”


魏无羡笑嘻嘻地把他手里的玩具拿回去,一条胳膊搂着他的肩膀,道:“去电玩厅呀,我教你打电动,我玩儿那个摩托可厉害了。玩完了咱们可以去市中心的摩天轮嘛,新建的听说不错。”


蓝忘机:“嗯。”


魏无羡继续畅想道:“实在不行,咱们可以来个酒吧二日游,还包免费住宿。到时候咱们包场,把别的乱七八糟的灯都关了,就开吧台的吊灯。然后我站吧台里,你站吧台外,我就对你……嗯哼?”


蓝忘机立即道:“可以。”


魏无羡:“哈哈哈哈我就说吧。”


不过说归说,再美也都是马后炮了。这趟走得突然,从计划到出行前后不过一周,他人都已经被拐出来了,若不好好玩个过瘾,怎么对得起蓝忘机费了一番功夫才订到的看海景最好的悬崖酒店。


从船上下来都已经接近下午三点了,天公不作美,方才下了一场小雨,现在整个天空阴沉沉的,岛上最有名的落日今日怕是看不到了。


眼下算半个淡季,岛上游人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冲着打卡景点去的。魏无羡无心凑这个热闹,直接坐专车回了酒店。


初来异国他乡的惊喜感还是很足的,小镇上清一色的白房子,经常可以见到蓝顶小教堂,居民的窗台上摆着几盆盛开的鲜花,绿色的藤蔓生机盎然地爬了半面墙。一路上魏无羡都兴奋地拉着蓝忘机看这看那,还讲起了小时候在乡下划船游湖打山鸡的经历,兴致勃勃地研究起这片海域是否可以下去叉鱼……


叉鱼恐怕是行不通了,吃鱼倒是简单。


在酒店放下行李,魏无羡肚子早已饿得抗议不止,二人便直接叫了点吃的送到房间——海鲜,奶酪,羊排,以及差强人意的米饭。当地特产的葡萄酒味道很不错,30毫升一杯的甜白魏无羡一口气叫了二十杯不同种类的,坐在露台上边吹着海风边品,大呼过瘾。


蓝忘机竟也没有阻止,只是上去给他多披了一件衣服。


酒店的布置十分对得起它的价格,纯白的拱形天花板和高档的木制家具,宽敞的露天阳台上配置了私人泳池,站在栏杆前放眼望去,海面上的秀丽风光一览无余。


住处太好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让不想动的人更加不想动了——在私人空间里喝着小酒,伸手一捞美人在怀,可不比去挤那些人山人海的景点有意思得多。


只是这美人力气大得有点吓人,反手一抱就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了,不由分说往房间里带。




     一点点车






坐了大半天船,傍晚又闹了这么一出,体力再好的人也支撑不住,何况是魏无羡。当晚便早早地睡下了。


第二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大晴天,若是再不出去走走可真就是损失了。


清晨的小镇游人很少,只偶尔可见几个敬业的摄影师,挑夫赶着骡子从路上经过,卖早点的小店也是安安静静少有人声。


魏无羡咬着当地特色的卷饼当早餐,跟蓝忘机庆幸来的时间对了——他最近刚在网上看到不少旅游景点的卖家秀与买家秀,实在叫人大跌眼镜。


两个人依然没去那几个网红打卡景点,就在风景独特的小镇上慢慢地散步。魏无羡一说起话来就忍不住拿手指四处比划,要不就指着路边发现的新奇事物喊蓝忘机去看。而他另一只手一直被握在蓝忘机手里,握得不紧,但有几次他比划得激动了下意识想要抽回来,却都没能抽动。


魏无羡注意到了这一点,觉得蓝忘机这点小小的占有欲实在太过可爱。想到前段时间他们竟然还在互相猜测担忧对方是否会突然提出离婚——简直恍如隔世,现在想起来甚至感觉有些荒唐。


他抬起头,发现蓝忘机也正看着他——事实上蓝忘机的目光从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片刻——他心里更甜了,屈起手指勾了勾对方的手心。


一上午差不多走完了半座小镇,魏无羡还惦记着昨天没有来得及尝完的列表上最后几种酒,硬是拉着蓝忘机回了酒店。


不知是不是今天的酒后劲有点大,几杯下肚,他想起身走走,回头看到蓝忘机弯着腰在一边整理上午买回来的东西,短发下露出一截白皙的后颈。魏无羡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鬼使神差地扑了上去,像很多年前那样,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然而,蓝忘机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少年,被他咬了只会瞪大了眼睛红着耳朵尖,哆哆嗦嗦地指着他却骂不出一句话。alpha捉住他的手,转眼之间攻防颠倒,魏无羡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对方的犬齿就刺破了他后颈腺体处的皮肤。


倒下去之前魏无羡想,就这样在床上荒度假期,实在太过浪费。


于是下午的计划因为他一时兴起的冲动全部泡汤,懒洋洋一觉醒来又不知道已经几点了。


蓝忘机坐在他身边,见他醒了,示意他往窗外看。房间里有些暗,所有的光源来自于阳台那一面开着的门窗。也不是普通日光的颜色,暖暖的,仿佛酒后微醺一般的橙色。


蓝忘机道:“日落了。”


魏无羡揉揉眼睛,猛地想起他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他匆匆忙忙穿上外套,先去卫生间简单擦了擦脸,这才走到房间的露台上。


蓝忘机站在阳台上等他,穿着白色衬衫的那人此时在夕阳逆光之下也化作一片黑色的剪影,看不清神情,只知道比起他正望着魏无羡的方向。而他身后便是缓缓下沉的夕阳,白日里蔚蓝的是海水,现在却水天相倒,染成暖棕色的云朵簇拥着游在深蓝的天幕中,那抹最亮眼的光晕逐渐沉入的地方,才是被夜色渲染的静谧的黑。


像是怕惊扰到这幅美景,魏无羡脚步声都下意识放得极轻,一步一步走过来,拉住了蓝忘机的手。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安静地望向那一片海域。


海上的日落是一个缓慢的、却又瞬息万变的过程,每一刻的光线变化都不尽相同,让人根本无法离开眼睛。夕阳愈接近水面,那片绚烂的橙色便愈发浓艳,直到它渐渐收敛了夺目的光芒,化作一颗极致温柔的橙黄色圆球,彻底消失在远方海面的尽头。


与此同时,海面上所有的小船开始鸣笛,他们甚至听到了远处公共观景台上游人们的欢呼声。好像就在那一瞬间,白色调的小镇亮起了暖橙色的灯光,从最近的地方逐渐蔓延到模糊天边,夜幕终于降临,华灯初上。


蓝忘机也按下遥控器的开关,酒店房顶的吊灯打开,映亮了整个房间。


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又好像一切只发生在瞬息之间,魏无羡猛地回过神,赶紧将手从蓝忘机手里抽了回来。


他动作太过急切,蓝忘机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被对方的食指轻轻点在嘴唇上。


“嘘。不要说话。”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对蓝忘机道。


他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个精致的方形小盒子,在蓝忘机面前缓缓打开。


看清楚里面内容物的时候,蓝忘机无声地吸了一口气。


魏无羡看起来却有些紧张,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道:“之前那个被我当初不懂事搞丢了,其实后来我一直挺在意的。不过我各方面都没那个能力弄到和当初你送我那对儿一样好的,就这一对吧,还是拜托金子轩那小子走了关系才买到的。”


他边说边把戒指从盒子里取了出来,一枚戴在自己的手上,拉过仿佛呆住了的蓝忘机的手,将另一枚戴在了他的手上,欣赏了一会儿,比较满意地道:“还是可以的嘛。至少也算是限量款。”


蓝忘机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


魏无羡被他抓得有些疼,却还是笑着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让自己先把话说完。


蓝忘机犹豫了很久,紧握的手指才一点一点慢慢松开,素日里无波无澜的双眼此时也瞪大了,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只见魏无羡后退了两步,理了理衣服,在蓝忘机面前单膝跪下,拉过他的一只手,轻轻印下一吻。


海风吹起他柔软的短发,静谧的夜幕之下,流星擦着海平面一闪而过,在天空中留下长长的尾巴。


魏无羡抬起头,眼睛比远方的万家灯火还要明亮,他嘴角勾起最明媚的弧度,笑着道:




“可以邀你与我共度余生吗?我亲爱的alpha,蓝湛先生。”






END




====


啊啊啊啊写完辽


有一个番外车是想好了的,别的再说吧emmm


 

泠依惜:

每次你们猜剧情,99%都是错的....
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的思维太清奇..😂😂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13

泠依惜: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蓝忘机脸色冷得可怕,魏无羡坐在副驾偷瞄了他好几眼,心里斟酌了半天,这才开口道:“蓝湛,你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蓝忘机点点头,没说话,眉头却似乎拧得更紧了。


魏无羡一拍大腿,继续道:“温情说的对,我就该在家好好待着。”


前面正好红灯,蓝忘机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想了想,道:“你公司那边……”


蓝忘机打断他:“先回家。”


魏无羡:“哦……”


他一路上心不在焉,没怎么注意外面的情况,下车了之后才发现,蓝忘机说的“回家”,既不是去他自己的家也不是去别墅,而是回了他只在今年春节时来过一次、蓝家长辈们居住的主宅。


蓝忘机带着他进了自己的卧室,还没来得及坐下喝口水,就被家里人又叫了出去。魏无羡像个煮饺子的茶壶,一肚子话憋了一路,好容易有了点眉目,说话的对象却走了,郁闷得不行但也无可奈何。蓝忘机不让他跟着去,他不得已只能摸出手机继续刷。


不得不承认,记者们的速度着实快,这才过了多久,刚才在酒吧的照片就被发布到了网上。正好这时温情的语音消息也来了,让他不要担心,就当免费给店里做广告了,魏无羡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他又搜索了一些新闻资讯,发现网上虽然闹得沸沸扬扬,但这件事其实并没有对蓝忘机的公司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魏无羡开始思考下一步对策。


江厌离回去了,还不知道这件事,江澄那边也帮他瞒着,应该问题不大。这种风波来得快去得也快,等过了这一阵子,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就是不知道蓝忘机那边……


正想着,房门突然被人打开,是蓝忘机出去还没到十分钟就回来了。


魏无羡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样蓝湛?”


蓝忘机道:“刚去见了叔父和兄长。你这几日先住家里,不要随便出门。”


闹过这一出,魏无羡的确是不敢轻易乱跑了,抿着唇点点头:“也好。”只同时是他也心想,那些小编可算是又有东西能写了——限制人身自由,这下可不是落实了吗?


沉默片刻,蓝忘机忽然道:“抱歉。”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一脸莫名地抬头:“你道歉道上瘾了?”


蓝忘机道:“对方原本是冲我来的,连累你了。”


魏无羡:“……嗨我真没事儿,温情都说给店里打广告了,我也就当体验了一把当明星的感觉。哈哈哈。”


他说得轻松,蓝忘机面上的表情却没有缓和半分。他缓缓抬头看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魏无羡第一次在蓝忘机的眼睛里看到了名为犹豫的情绪。


他直觉有哪里不对劲,警觉道:“蓝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蓝忘机道,“正要与你说。”


他向魏无羡走近了几步,把他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身影里,看不透的目光在眼底流动,一字一句地道:


“魏婴,我们离婚吧。”


魏无羡“嗯?”了一声,眨了眨眼睛:“什么?”


三秒之后,他猛地上前一把抓住蓝忘机的肩膀,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你疯了!”


蓝忘机的视线分明躲闪了一下,立即道:“只是暂时。”


魏无羡却道:“暂时也不行!”


蓝忘机面上显出意外的神色,反握住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话音里甚至有了几分无奈:“不是真的离。”


魏无羡:“假的也不行!”他把手使劲抽了回来,道,“蓝湛,看你平时不是挺能的吗?怎么关键时候反倒怂了?!还是说你就那么想跟我离?”


蓝忘机急忙道:“不是!”


魏无羡一愣,也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有些失言,咳了一声,道:“我是说,别人本来不就是为了搞你,你这个样子岂不是正中人家下怀?我都明白的道理,你会不懂?”


蓝忘机却摇了摇头:“你的生活已经受了太大影响,只要这样能够让你……”


魏无羡几乎都要气笑了:“蓝湛,你以为我是一个多脆弱的人?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


蓝忘机显然对他口中的“这点”不敢苟同。又仔细与他解释了几句,发现收效甚微,最后干脆把他的手拉过来重新紧紧握住,几乎是柔声劝道:“魏婴,这一回你听我的。”


魏无羡:“……”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他不忍心再一次甩开,魏无羡抬起头认真地道:“蓝湛,我承认,当初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对你无感,但就算是那会儿也没想过要离。现在我看上你了,想跟你过了,那就更加不可能!暂时的也不行,假的也不行!”


蓝忘机被他突如其来的一番剖白说得整个人都愣住了,睁大眼睛看着他,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蓝忘机:“你……”


魏无羡热血上脑说完这一席话,千百年难得一见地觉得有些臊得慌,挣脱了他的手,走出房间冷静去了。


蓝忘机没追出来,估计是自己也有些懵。魏无羡难得情商上线一回,保留的时间还挺长,心里琢磨着,看他那个反应便知,他肯定也是或多或少喜欢自己的——至少,不想离这个婚。


魏无羡在二楼的阳台上吹了会儿夜风,不管是脑海中还是胸腔里的躁动都逐渐平息下去,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细想。


冷静下来想想,蓝忘机的做法其实无可厚非。


且不论这件事是否会对他家公司的利益带来什么直接影响,现在风向如此,这事再被有心人一搞,蓝忘机算是完全站在了舆论的对立面。


如果真的在三日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解除婚姻关系,魏无羡就是算是完全被摘了出去——如果真的还有媒体没脑子穷追不舍,那便算是坐实了欺压弱势omega群体的罪名,得不偿失。至于蓝忘机……反正他家做生意吃饭靠得也不是那些叫骂嚷嚷的人,若不是这件事与他有关,蓝忘机恐怕早就能以一贯的雷厉风行的作风去处理,哪儿会来那么多破事。


再者,蓝忘机也说过,并不是真的离婚,充其量做个样子,等风波过去便不会再有人过问,更何况他们二人本就是一对十分契合的ao……


这样一想,的确是一个十分可行的解决方案。


魏无羡抽完两根烟,震惊地发现他居然就快把自己说服了。可横竖还是觉得心里堵着点什么——这样做岂不就是向对方屈服了么。还是因为他自己太弱小无力。


憋着这一口气,他最后还是没能过去跟蓝忘机说出那句“行吧我同意了”。想到回去卧室就要看到蓝忘机,看到他就不可避免地要提起这件事,魏无羡自欺欺人地躲进客房睡了一晚。


醒来时蓝忘机已经走了。魏无羡拿着过机选了号码,手指在拨通键上悬了半天,最后也没能按下去,把手机一扔,生无可恋地望起了天花板。


那之后他没再强烈抗议,大家便都当他是默许了。新闻发布会的准备工作照常进行,魏无羡在蓝家的大房子里无所事事地宅着,转眼就到了三天后。


蓝家公司的例行发布会都定在上午9点,届时相关平台会有网络直播。魏无羡6点就醒了,醒了便再也睡不着,破天荒地下楼去吃早餐了。


今天几个长辈都不在,餐桌边只有蓝曦臣一人。看他模样也是刚吃完正准备出门。


他抬头看到魏无羡,温和地笑了笑。


魏无羡拉开椅子坐下来,倒了杯豆浆喝,看到蓝曦臣站起身将走,还是没忍住心中好奇,问:“蓝大哥,一会儿蓝湛他真要……呃,跟我‘离婚’?”


蓝曦臣停了动作,面上微微惊讶:“忘机不是都与你说了吗?”


魏无羡闷闷道:“是说了个,大概。”


蓝曦臣只当他是出于omega对alpha本能的依赖,在感情上难以释怀,便安慰道:“只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你若有什么需求,只管和我们说。忘机这个人不善言辞,向来只在心里愧疚,你若是再不说……”


“等等等,”魏无羡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愧疚?他又愧疚啥?不是都跟他说了我没事吗。几个小记者还能翻天不成?”


蓝曦臣笑道:“不是说这件事……”


魏无羡更加疑惑了:“网上传的改名单?他都说没有了,我信他。那还有什么可愧疚的?”


蓝曦臣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严肃道:“忘机愧疚,正是因为他没有改。”


魏无羡微微睁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看来他真的从没有跟你提过这件事。”蓝曦臣轻轻叹了口气,“那便让我告诉你吧。”


魏无羡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蓝曦臣道:“当年,分配的名单出来的时候,忘机的确是想过去做些什么的——我与他说,这次的名单上有你,他便坚持要过去,动用权力,把你从名单上抹掉,给你婚姻自由。”


魏无羡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拳头,屏住呼吸往下听。


蓝曦臣继续道:“你也知道,蓝家从不插手这种事,为此忘机还顶撞了他的叔父。当然,最后他还是不顾反对过去了,也因此被有心人拍到了照片。不过……”


魏无羡神经紧绷:“不过什么?”


蓝曦臣看着他,意味深长道:“忘机看到了名单之后,并没有按照计划将你的名字消除。”


“——因为,你的婚配对象,是他。”


魏无羡:“……”


蓝曦臣道:“忘机愧疚的,不是做了什么,而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魏无羡怔怔地站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像平原上的一棵小树苗,一瞬间被雷电击中,被暴雨冲刷,又被姗姗来迟的阳光温暖地照亮。


蓝曦臣走之后很久,他才猛地回过神,心里还是乱七八糟的,头脑中却无比清醒,果断上楼换了衣服,一阵风似的出了门。




tbc




====


本来还想继续写的,想想还是先发叭



泠依惜:

lof也来分享jjyy的脑洞
事后。羡被做晕的情况,叽抱着他给他洗澡清理。
脸上有泪痕,脖子胸口腿根都是红印子,以及身下你懂的。
先不说需要你懂的的那部分,即使是想到叽用手一一摸过身上那些痕迹就超级让人...
羡全程闭着眼睛无知无觉被那什么了还会无意识皱眉(但没有醒来)也是超级棒的啊啊啊啊啊啊
之后穿上叽的中衣那就更棒辽